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黑龙江根治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1 19:23:59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黑龙江根治白癜风,天泰白蚀丸,枞阳白癜风医院,临沂治白癜风的方法,江苏能否治愈白癜风,华海白癜风幼儿白癜风患者可以喝牛奶吗?,上海白癜风好根治吗

原标题:小花园里的夏之虫

小朋友玩牵着线的金龟子

山 山

前几日,我在屋里向吃夜饭(沪语,晚饭的意思),兴致勃勃啃虎皮鸡爪时,大门突然被人哐当推开,女儿冲了进来,满头大汗,手里捧着一盒子黑乎乎的虫子尸体,让我胃口顿减。“爸爸,我今天抓了二十多只知了,让阿姨洗干净了给你油炸了吃。”“拿走,拿走,我可不要吃这玩意儿。”

小辰光的我对虫子可不是这般的胆怯,每到夏天,我便和小伙伴们去捕猎各种外形丑陋或是颜值俊朗的虫子,可谓兴趣盎然,乐不思蜀。上世纪80年代,我们全家搬到新建成的小区,那新工房之间都有一大片树林作为绿化景观,我们称之为“小花园”,建好没几年,这片“小花园”居然成为各种小兽和猛虫出没之地,看车棚的大爷还下夹子捕到过小型穿山甲和黄鼠狼。

我那时年纪尚幼,对我而言,抓穿山甲难度太大了,抓抓那些小虫足矣。除了蟋蟀和蚱蜢,有几样虫子至今印象深刻。纺织娘,听这名字你大概以为是美丽的虫子,其实这厮属于害虫,专吃南瓜和丝瓜花瓣,也啃树叶。到了立秋晚上,它便躲在“小花园”草丛中鸣叫。对抓来的纺织娘,我都关在用麦秆编织的小笼子里(问花鸟市场的摊主讨得),这厮喜欢呆在凉爽阴暗处,所以母亲叫我挂在前阳台的门口,避免太阳直晒,考虑到邻居老孙家还养了两只猫,这厮在猫眼里可是美味佳肴啊,所以得高高挂在晾衣服的竹竿子上。

月明人静的夏夜里,纺织娘便唱起歌来,“轧织、轧织”的声音,犹如织女在试纺车,其后是“织,织,织”,音高韵长,时轻时重,犹如纺车转动。也有人将这厮放在铁皮饼干盒子里面,据说那鸣叫会有金属回音,听起来别有韵味。

前几日,有85后网友问我,“小辰光,阿拉拿线绑着飞的那种虫子叫啥名字?”“金龟子”。我脱口而出。这金龟子其实也是害虫,据说是喜欢吃梨、桃、李、葡萄,六月成虫,到了八月就开始四处觅食,昼伏夜出。我一般用吃剩下的西瓜皮去引诱金龟子,等它爬到西瓜皮上,用瓶子一下子倒扣住。捕回去后,把粗线系在金龟子脖子上,那样就可以牵着它飞了。

有一次暑假,我在“小花园”捕到了一只大蜘蛛,那蜘蛛个头极大,螯肢加上螯爪足有十几厘米长,那凶猛的样子估计六月黄的小螃蟹都比之不及。我把它关在玻璃瓶子里,连续几天不喂食,它居然也没死,不过,每天看着这凶猛的家伙总感觉有点煞气,最后还是“释放”了它回归“小花园”。

在动物学家眼里,除了红蜘蛛外,蜘蛛对人类总体上算是益虫。对我等美食者而言,蜘蛛并非席上的食物,甚至让人惧而远之。鲁迅先生就说过,“螃蟹有人吃,蜘蛛也一定有人吃过。不过不好吃,所以后人便不吃了。”不过也有驴友介绍说,柬埔寨以蜘蛛为菜肴,油炸大蜘蛛便是一道美食。那些妇女们将蜘蛛捉回去后,洗干净,切掉毒腺,然后放在滚烫的油锅里炸,同时放上大蒜,一直到炸成红褐色,出锅时,再洒上一层盐。看着那腿上长满了毛的蜘蛛,不晓得味道哪能?

记得有作家朋友说,纺织娘和金蛉子的歌声真好听,赛过催眠曲,让那些辛苦一天的人们甜蜜进入梦乡。于我而言,现在高楼林立的小区里面,夏虫的歌声已经越来越少,更多的是追剧中的你侬我侬和卡拉OK的引吭高歌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济南白癜风是否遗传